《戏说文化》:十二生肖之不灭的龙魂

1

  如果我们将一天的时间进行划分,它可以是十二个小时,往大的说就是白天与黑夜。如果再将时间的概念放大,就是一年365天,或者十二个月,而十二个月一轮回又是十二生肖中的一环。从鼠到猪,随着四季更迭的十二生肖构建了一个大的时间环。自帝舜开始,十二生肖就成为中华儿女出生的见证,而今,千年的时光为十二生肖赋予了更多的含义与魅力,它已不再单纯的是时间记号,更是传统文化变迁的一个代表。

  十二生肖带来了什么

  人畜有别是一种常识,将人与动物相提并论往往是一种“问候”性的侮辱,例如成语中有狼心狗肺、鼠目寸光、狗仗人势、狐假虎威等。万变不离其宗的贬义成语的由来究其因还是人看不起动物,不屑与之相提并论。而十二生肖或许是唯一能让人甘心接受动物印记的东西了。现如今,人出生后名字可以改变,相貌可以改变,甚至性别也能“东方不败”,但唯一不能变的就是属相。

  在一个曾经是封建迷信的国家,至今仍旧有许多人相信老天决定命运。如生出个龙宝宝或许就是紫气东来,苍天庇佑,孩子一生都能富足而长寿。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妈妈希望自己的兔宝宝变为龙宝宝的原因,属相的作用已经上升到了人生的走势。

  中国人向来敬龙,龙也是十二生肖中唯一的一种不存在的生物,它是民族的精神图腾。中国人对龙的敬畏与崇拜是无与伦比的。上古神话中有烛龙、应龙等通天彻地的神,历史长河里也有叶公好龙这般让人啼笑皆非的典故,而古之帝王更是将自己称之为真龙天子,龙之崇高地位由此可见一斑。现如今,龙的神话效应已削弱了许多,但并不妨碍这个民族精神图腾继续散发着光辉。

  我们生活中是有龙的,如电视电影中用特效做出的炫目视觉,如书本中绘声绘色且让人充满遐想的神话产物,如游戏中霸气四射貌似不可战胜的BOSS。龙已经从精神图腾中逐渐演变为一种娱乐,且是娱乐中的重要角色之一。

2

  游戏中的龙

  我们来看看游戏。无论单机还是网游,带有中国风色彩的游戏总是少不了这些神秘生物的出现,因为龙没有固定形态,它们在游戏中的样子也并非是一成不变。有些有百丈之长,蜿蜒盘旋在空中,居高临下俾睨苍茫大地。有些憨态可掬,可以伴随同伴左右出生入死。而有些邪恶黑暗,总想着毁灭与破坏,散发着狰狞的味道。

  人的想象力赋予这些“龙”多样的性格色彩。像《古剑奇谭》中的悭臾,在弥留之际也不忘了却与故人的约定,在那一刻,强如悭臾也仅仅是一个渴望再见故友的老人,历尽繁华沧桑的人世后,希望不留遗憾了却最后一桩心愿。当龙被打上了人性的烙印,它的本身也与凡人无异。但还有些龙,却是藐苍生为蝼蚁,它们既有神的威严,又有魔的狂妄。如《仙剑4》中的衔烛之龙。

  仙剑中的衔烛之龙是以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烛龙为蓝本创造而成。在记载中,烛龙又名烛阴,也写作逴龙。人面龙身,口中衔烛,在西北无日之处照明于幽阴。传说他威力极大,睁眼时普天光明,即是白天;闭眼时天昏地暗,即是黑夜。掌握光明与时间的烛龙是神话中最为强大的存在之一,在《仙剑4》衔烛之龙的出场同样不凡。

  游戏中没有对衔烛之龙的出场进行详细的刻画,但不难想象这样一个神物有着怎样的风采,我们可以参照游戏稍作刻画。“天河三人御剑至不周山,但见一庞然大物盘旋于山脊,金甲缠身,烟雾缭绕,举目难望其全貌,烛龙之躯似已贯穿天地。其鼻息若大河奔涌,其鼾声如万军擂鼓,睁眼时华光万丈,叹息似凛冽寒风吹拂”。烛龙之威凭外貌便可窥见一二。

  这便是不怒自威,威严与狂妄并存的神。仙剑中的衔烛之龙是不周山天柱的守护者,它有着自己的使命,承载天地苍生的生与死。所以它不理解人世间那些小我的情与爱,更不屑于感受这些微不足道的情感。而能让这样的神物引起兴趣的或许只有超脱于常人的勇气。这世间,即便是神也认为天命不可违,唯有人会执拗的坚持着我命由我不由天,所以改变世界的永远是人,而非神。

  悭臾与衔烛之龙都是神一般的存在,很符合中国人对龙的认知,强大并且神秘。曹操与刘备青梅煮酒论英雄时也提到过龙,操曰:“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说到底,中国人的龙还是心中所想,心中所盼,心中所愿的一种东西。所以在中国的传说中,恶龙极少。但西方的文化却几乎截然相反。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