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星贺岁唱响电竞欢歌 马年腾飞扬起新的梦

  有人问,新年应该怎么过?我们只想说“新年痛快”。吃的痛快,玩的痛快,用酣畅淋漓的痛快告别过去,迎接“马上”的新世界。前路漫漫,就走个马,繁花似锦,就观个花,遇见山川溪流,我们选择一跃而过。人总得在梦想的路上奔行。
 
  在新春之际,我们太平洋游戏网邀请到了诸多知名电竞人为大家送上祝福。过去的一年对电竞而言是收获的一年,因为这一年,电竞获得了认同,取得了正名,开拓了市场,赢得了口碑。在此前提下,电竞的未来让我们倍加期待。而在期待之时,我们也要抚今忆昔,去谈谈过去,去说说现在。
 
  在几年前,如果有人说电竞即是体育项目,恐怕多数人都会嗤之以鼻,然后用轻蔑的口吻表达着自身对此类游戏的不屑,虽然早在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就将电子竞技列为正式开展的第99个体育项目。即便是在电竞影响力的越来越大,并且得到官方认同后,也有诸如奥运冠军何超的弟弟—同是国家跳水队的何冲,公开在微博表示质疑与不满。是的,常识中的玩物丧志如何能比得上辛勤苦练的体育呢?守旧观念仍旧是电竞进步一大不可逾越的障碍。
 
  常识是很可怕的东西,它能让人懂得生活,也会使人拒绝接受创新思想。而如今的电竞,像是千江汇流,逐步形成汪洋,载着那些有梦想的人漂向异国他乡,去扬名与证明。自国家体育总局下发了组建电竞国家队,备战2013年亚洲室内运动会的文件后,电竞进军奥运的呼声越来越响,单凭群体性而言,电子竞技已远超绝大多数传统体育项目,它早已有资格登上大雅之堂,唯一欠缺的便是一种认同的声音。
 
  但在社会喜欢批判,擅长批判的时候,认同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黑暗如磐,一灯如豆,在思想的隧道中单兵掘进。曾经的中国电竞以这样孤独的姿态维持了好多年,它被主流媒体摒弃过,被专家教授批斗过,也被家长老师隔离过。甚至有暴力论长期附加于身,让它难以自辩。支撑它发展的只剩下一腔热情。
 
  因为有热情,去年五月连续三天的LOL全明星赛吸引了来自全球的顶级职业选手与美国ESPN和韩国OGN的全球直播。到场观众超过2万名,同时因为赛事的受关注,造成“洛阳纸贵”的现象,吸引了数百黄牛倒卖入场券。当时的《东方早报》资深体育记者朱轶说了一句感慨万千的话:“同样在上海体育馆,此前一周举行的世界顶级田径商业赛,1000多元的票价黄牛仅开价50元,与LOL全明星炒至1200元的门票完全相反。”传统体育与新兴竞技的博弈已明显落入下风。
 
  十月,3200万左右的玩家在线观看了《英雄联盟》比赛的总决赛,同时在线峰值甚至达到了850万。如此庞大的基数群体引发了各界的关注,而传统的电竞广告也从电子设备拓展为可口可乐和红牛等世界知名品牌,电子竞技的吸金之路开始慢慢被挖掘。
 
  应该说此时的电竞,得到了舆论的支持,有了庞大的用户基数,也有优秀的电竞游戏为载体。它的确驶上了发展之路。英国《卫报》也就明年行业的预估上给予电竞肯定的声音,而支持电竞的媒体绝不仅仅只有《卫报》一家。
 
  今年1月,《英雄联盟》登临CCTV5“体育人间”。以电竞选手的经历与故事宣扬电竞正能量精神。可以说,长期被妖魔化的电竞游戏如今已脱胎换壳,它不仅是一种另类形式的体育,更是一块梦想的战场。
 
  当梦想有足够的面包支撑之时,无疑会让其飞的更快。今年,职业电竞选手的生存环境引起了大范围的关注,无论是星光熠熠的明星选手,还是要为五斗米发愁的草根选手,他们都面临着同样一个问题,那就是生存。生存之道事关电竞的发展,其中网易于去年推出了电竞平台,并承诺给电竞选手发工资,这项福利让一些草根选手有了基本的生存保障。而那么大牌战队与明星选手,更多的是依靠赞助与活动,好在电竞的商业价值早已今非昔比,虽不能依靠其发家致富,却也能让梦想有飞翔的动力。
 
  快速发展的电竞需要有更多榜样的力量与明星效应的宣传,一个良性发展的生态圈永远少不了先进对后进的带动,而这也是我们邀请到那些知名电竞人士给广大玩家拜年的初衷。在新的一年,我们不期待电竞能够一飞冲天,但也希望电竞能够策马奔腾,让更多人的梦想跑起来。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