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残玩家”人数超1亿 为“智商退化”社会担忧

  当游戏给人带来正面迎击生活力量的同时,也让不少人没了人生上进的动力而耽于玩乐。

  最近在《南方人物周刊》上看到一个数字,觉得有点“触目惊心”。我国首份《智能化网游调研报告》显示,那些对游戏产生了非理性依赖、失去自我的“脑残玩家”,人数超过一亿人。有意思的是,认为身边朋友是“脑残玩家”的占67.5%,而认为自己属“脑残玩家”的只占0.02%。“失去自我”而不自知,还像手电筒一样,只照别人不照自己,简直“单纯幼稚”得有点可爱了。

  1

  之所以“非理性依赖”“失去自我”,主要还是源于不能独立思考。别人玩网游玩得挺爽,我跟着玩玩也没什么,于是不知不觉间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玩游戏就玩游戏吧,玩点烧脑级的也好,可近年来居然偏偏流行“打怪捡金币”“连连看”“愤怒的小鸟”等游戏,简单省事,不用思考。盲从和远离思考正在成为普遍的社会现象。

  就拿看电影来说,《泰囧》《失恋33天》这样不用深思不用琢磨的影片票房口碑双丰收,《一九四二》《王的盛宴》这样的严肃影片却显得惨淡寥落。由此可窥见一种大众审美倾向——喜欢轻松胜过严肃深沉,喜欢简单快乐胜过深入思考。

  日常所见,没脑子的事情比比皆是。一档电视购物节目,一男一女两位促销员一唱一和,用极具煽动性的话语蛊惑“199元买一部智能手机+一台笔记本+一台DV”。居然还有这么便宜的事,干脆坐着等天上掉馅饼算了,稍微有点脑子都不会上当,可类似的节目大行其道。这或许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思考这种大脑活动,正在变得越来越稀缺。

  不爱思考,日益排斥复杂化严肃化深刻化,逐渐肤浅化快餐化碎片化,这种趋势甚至正在成为世界潮流。有位叫尼尔·波兹曼的美国学者早就表示过担心,煽情的剧集、铺天盖地的广告,虽然能娱乐大众生活,但同时也让人越来越不愿意阅读,越来越不愿意与人交流,越来越不愿意思考。日本著名学者大前研一的研究也不谋而合——年轻人对深刻的东西越来越没兴趣,越来越懒得思考,他因此担忧思考和辨别能力的“退化”,为此专门著书《低智商社会》,作为一种警示。还有一部经典电影《机器人总动员》,讲到地球不适宜人类居住以后,人们都搬到了一艘大飞船上,每个人坐在一个类似老板椅的工具上,不亲自动手,靠机器人代劳一切,人偶尔从椅子上掉下来,还得被机械臂像乌龟那样翻个身,再夹上去。由于什么都不用亲自动手动脚,手和脚都退化得像小面包一样,圆圆胖胖的很可爱。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画面是,挂在船长室里的历代船长照片,一开始还跟正常人一样高大魁梧、四肢发达,后来手脚慢慢退化,逐渐变成了又矮又胖的小面包……回忆起这些情节,不禁让人咂摸,人类的未来会怎样?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