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业资讯 > 正文

选手变身主播:电竞平台要走视频网站的老路

  如果平台是个酒吧,游戏主播更像是驻唱歌手,吸引客人但不赚钱。隔行如隔山的行业壁垒似乎已经被互联网消磨殆尽,对于各个行业,网民总能或主动或被动地了解点什么。可电子竞技(ElectronicSports,下称“电竞“)一直表现得两极分化。

  对于大多数非游戏玩家而言,他们并不了解虎牙、斗鱼、战旗是什么,也不关心他们做了什么。但是当这些游戏直播平台成功地将一些游戏主播的年收入推向千万级之后,那些对DOTA2、英雄联盟的了解仅限于名字的人也坐不住了。

  继去年DOTA2国际邀请赛(TI4)上中国战队Newbee成功捧回500万美元的冠军奖金之后,电竞主播收入过千万的消息再一次狠狠地刺激了国人那根“打游戏是不务正业”的神经。

电竞

  电竞:被直播赚快钱扭曲

  1983年出生的陈炜(电竞ID:Satan)绝对是电竞圈子里面的老人了。

  只不过,和当下火热的DOTA2、英雄联盟这些MOBA(MultiplayerOnlineBattleArenaGames,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不同的是,拿过WCGFIFA中国区总冠军的陈炜名气更多是在体育游戏FIFAOnline。

  作为资深电竞选手,陈炜还有一个身份是足球游戏主播。和很多电竞游戏主播一样,他的一天往往是从下午两点开始。“每天从下午开始训练,没有比赛的时候,晚上会在游戏平台上做几个小时直播,然后从凌晨睡到下午,没有什么节假日的概念。”

  对他这样的老选手而言,做游戏主播更多是个副业,平时更多的精力还是要用在训练上,但这显然并不是当下电竞职业选手的主流选择。

  当电竞圈的前辈“若风”退役专做英雄联盟游戏主播之后,他的年收入从不过几十万到退役后的2000万。伴随着“若风”的身价一起踏上云霄飞车的还有诸多电竞选手的心。

  只有亲身经历过职业选手的生活,才会知道这并不是一场好玩的游戏。

  “枯燥。起床之后就是训练,每天平均训练时间要在10个小时以上,除了吃饭、睡觉,完全没有时间外出。而且因为比赛非常多,休假时间也很少。”张文这样描述电竞职业选手的日常生活,他从2006年入行做职业选手,到2011年转型做了电竞俱乐部的管理者。

  好消息是,王思聪在电竞行业的一次“玩票”之旅极大提高了职业选手的生存状态。

  “InvictusGaming(简称‘IG’)成立之后,电竞职业选手的收入第一次出现了显著的上涨,2013年年底各方资本的进入再一次拉高了选手的身价。如今英雄联盟职业选手工资最低也有6000元,好点的选手平均工资都已过万。”有电竞行业人士这样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即便如此,依然不能阻拦电竞选手兼职做主播赚快钱的想法。“给王校长(王思聪)辛辛苦苦打一年的比赛,还不如直播十天半个月来钱多。”

  但专注训练和做直播对于职业选手而言是件难两全的事情,一个忙着做直播赚钱的职业选手怎么能坚持训练打好比赛?

  平台:游戏主播难带来收

  作为职业选手,陈炜的坚持是:“我还是愿意先拿成绩再去做直播,因为还有很多还没有拿过全国冠军、世界冠军的选手即使做主播,粉丝量和观众数也会差很多,但如果拿过冠军再做直播就容易多了。”

  但对于英雄联盟这类竞技类游戏而言,选手的生命周期足够短暂,而拿冠军远没有想象中容易。

  “现在所有的竞技项目到25岁已经是极限,特别是英雄联盟,基本上15~16岁该发光的就已经发光了。与此同时,竞技类游戏本身的时间寿命比较短,如果游戏本身过了黄金期,关注度随之下降,职业选手势必也要考虑转型或者放弃。”张文这样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事实上,直播平台的高薪让众多电竞高手萌生退意。去年夏天与“草莓”(魏汉冬)一起退役的顶尖电竞选手近十人,他们大多去了直播平台做解说。当时为了拉拢魏汉冬,战旗开出的年薪是500万元。“他们即便不能像魏汉冬那样有500万的年薪,但一年下来收入百万是不成问题的。”在游戏直播工作多年的李冉(化名)这样解释道。

  这背后是各家平台不绝于耳的签约知名游戏主播的消息。YY旗下虎牙直播宣布签下“Pis、周宝龙”等一系列知名游戏主播,而此前的消息是,斗鱼TV一个月从虎牙直播连挖6人,总费用超过6000万。

  对于当下大部分主播而言,收入来源主要是跟直播平台的签约金,这块占比据传超过90%,此外还有直播获得的粉丝礼物收入和开淘宝店的收入。

  尽管签约金不断攀升,对于第三方游戏直播平台而言,知名游戏主播是必须存在的。但相比秀场主播给平台直接带来的分成收入,游戏主播带来的活跃用户并不能大量地转化为真金白银。

  “如果平台是个酒吧,游戏主播更像是驻唱歌手,吸引客人但不赚钱。这其实不是一个良性的循环,明星主播会带来活跃用户,但是很多游戏玩家看完直播就去打游戏了,并不愿意花钱;明星主播一走,用户也就走了。”李冉解释道。

  于是,各大游戏直播平台都在做的一件事情是,先砸钱签主播做高流量,然后融资再砸钱签更多主播。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包括腾讯、YY、红杉、软银等资本等纷纷入场布局游戏直播,国内涌现了LOL电视台、虎牙直播、斗鱼TV、战旗TV等多个游戏直播平台,吸引的资金量超过1亿美元。

  “游戏直播和视频产业挺像的,视频的本质是内容的争夺,平台在内容之后,用户永远是跟着内容走。”李冉告诉记者,和视频网站做自制剧一样,今年开始各大游戏直播平台也在抓紧自己“造血”,培育自己平台的草根大神。

  据统计,国内收入榜排在前20的主播,有12位是由职业选手转型而来,比例达到60%。草根大神的比例仅仅20%。存在的问题是,即使这些为数不多的草根大神,也需要直播平台花很长的时间去打造,同时还避免不了被挖墙脚。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