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业资讯 > 正文

高层无能组织僵化 任天堂离职员工揭老铺内幕

  尸位素餐的管理人员、残酷对待公司里的残疾员工、花费数亿日元购置的机器却造不出设计好的商品,另外还有喜闻乐见的高层与年轻女社员的花边新闻等等,这一切似乎都和屹立百年不倒的业界老铺任天堂扯不上关系,但近日一位自称在该公司任职长达15年的员工(ID:Takeda Kentaro)离职后发表的一篇名为《我从任天堂离职了》的博客,却向人们揭露了任天堂在光鲜的表面之下那一股股涌动的暗流。

任天堂

  忆往昔壮志

  这位博主称其在入职的前10年一直从事与硬件相关的工作,包括半导体评测、生产工厂的品质管理等等,后4年多调入“用户视角评测”部门,专门以玩家角度试玩公司生产的各种游戏,并写出评测报告。由于工作中经常要与各种第一方以及第三方的开发者直接交流,这不仅是他的兴趣所在,也是能力所及。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表示接触到的很多开发人员都在游戏制作方面全力以赴,力求带给玩家最好的体验,让他由衷地感到荣幸与兴奋,因此在工作中充满干劲,认为那时他在任天堂最有价值的一段时间。

  无能的高层

  由于他既具备技术背景,又对各类游戏十分了解,加上年纪不大,因此很快成为该部门的核心员工,直属于该部门的“部长”。也正是因为与这位标准的公司高层人物频繁接触,让他看到了任天堂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首先是派阀思想严重。这种公司内部的游戏评测,与开发者的交流明明是非常必要的,但这位部长却很不希望看到自己的部下跑前跑后,有一次甚至对他大吼:“干嘛要给那些搞开发的人帮忙,你的职务内容里又没有写!”让他深感无力。山内溥前社长虽然在社内训话中屡次提到“不要被派阀思想所束缚”,但估计全都被这些高层当作了耳边风。

  另外由于文章作者曾在任天堂多个部门任职,因此对这位部长以及多位高层的能力之低深有感触。首先是不具备合格的策划能力,无法为部门制定合理的中长期乃至短期的工作计划,而且哪怕有人给他写好企划书,具体的执行能力也非常低下。而且事务处理方面的问题更明显,甚至不具备足够的电脑使用知识,这让他大跌眼镜。

  另外这位部长还以自己无法决定业务目标和方针为由,几乎每天都和一名相熟的女性合同工单独在办公室里进行一个小时以上的“业务洽谈”,更可怕的是整个部门竟然充满了对这种荒唐行为无动于衷的死沉气氛,这样让文章作者感到怒不可恕。

  当然,这位部长也不是什么“成绩”都没有,除了文章最开始提到的浪费数亿日元却买回一堆垃圾设备以外,还照搬公司其他部门的经验买来一款文件管理软件,但由于不符合自己部门的使用习惯和要求,反而拖累了工作效率等等,不一而足。

  对残疾女员工的欺凌

  更让文章作者忍无可忍,甚至对任天堂这个公司失去希望的,是一位聋哑女员工的遭遇。

  人事调令在某一天的朝会上突然宣布,称聋哑员工A子将调到文章作者所在的游戏评测部门。稍稍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A子的听力障碍会严重影响对一款游戏的全面评测,她根本不适合这份工作。但强烈抗议的结果却只收到“是部长决定的”这一答复。

  A子来了之后,大家发现她虽然勉强能够把游戏进行下去,但最大的问题在于无法写出合格的评测报告。公司内明明还有很多她可以胜任的工作,但部长偏偏把A子调来了这个连身体健全的人应付起来都颇费精力的地方。

  很快,由于身心所受的双重压力,A子在一次午间休息时躲进自己的车里吞服了大量安眠药,尽管被人及时发现,但始终昏迷不醒。按照规章制度,这时候理应第一时间呼叫救护车才对,但赶到现场的部长和总务经理等高层以避免事态扩大为理由,决定自己把她送到医院去。

  A子虽然性命无碍,但自那以后再也没有来过公司,就这样自动离职了。

  一边是员工的性命,一边是自己的前途和公司的声誉,高层们显然更看重后者。尽管这则明显带有欺凌性质的人事调动导致了极为严重的后果,但事后直接责任人“部长”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这也是文章作者难以接受的一点。

  在博文的最后,作者称他在离开任天堂之后将去到一个新天地,去达成之前无法实现目标。

  编辑微评

  游戏厂商虽然以制造快乐为己任,特别是任天堂这种主打全年龄游戏的公司,更是注重维护自己在公众面前的良好形象,但这不等于游戏公司天生能够免疫很多大型企业的通病,例如组织僵化、官僚主义等等。

任天堂

  这篇未署名博文里的内容虽然真假难辨,但却在日本引起了广泛的讨论,虽说有不少人惊叹从来没想过任天堂内部会是这样一番景象,但另一方面,也有人对这些现象给出了比较正面的评价,称人无完人,更何况下辖成千上万名员工的跨国企业,有了这样那样的问题,任天堂才更显得像一家落在地上的游戏公司,而不是飘在天上的造梦机器。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