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业资讯 > TGC > TGC现场 > 正文

怪物猎人ol巨龙雕塑亮相TGC

  世界上有多少种爱呢? “爱你就要猎杀你,再用塑像复活你”,大概也是其中一种。最近,一名日本狩猎游戏《怪物猎人》(Monster Hunter)的中国玩家,用了40天左右时间,在北京亲手创作了一座巨型的雄火龙雕塑,昨日下午顺利完成组装。这是全国首个大型的《怪物猎人》怪物雕塑。更厉害的是,这条龙拥有游戏设定中的“喷火技能”。

  “化假为真,不失为梦想成真”

  这只雄火龙有多巨型?超过6米高,9米宽,纵深6米多,相当于两层楼高,三层楼宽,两层楼深。站在巨龙面前,会感觉它的气焰逼人而来。它张着大嘴,仿佛要从空中俯冲下来,朝正面的人们喷出火焰。更妙的是,雕塑家确实在龙嘴里安装了喷烟管,这条巨龙不仅拥有“喷火”的能力,而且喷火时嘴角会滴下口水,完美复刻它在《怪物猎人》中的技能场景,设计用心之细致令人惊叹。

  虽然雄火龙是游戏里虚构出来的动物,但雕塑家要是“化假为真”,力求让雕塑的仿生程度达到接近自然界真实动物的水平。以龙的皮肤为例,雕塑家通过表面纹理的处理和上色,制作出仿皮质感的视觉。龙脖子上的皱褶,就要做出皮肤层层叠叠、极为仿生的感觉。

  考虑到游戏中雄火龙在野外摸爬滚打、久经战场的狠角色,不能像普通雕塑有着崭新的表面,雕塑家特意给雄火龙的上色用了做旧效果,来体现它经历日晒雨淋后的沧桑感。这些都需要在雕塑油泥成形后的表面做手绘效果。尤其是龙的头部,雕塑家雕琢出轮廓和纹理后,逐个细节上色。

  “十年前被雄火龙虐的印象太深了”

  能这么用心,考虑到如此多细节,是因为雕塑家孙世前是一名有十年狩猎史的“老猎人”。刚过而立之年的孙世前大学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正是在央美读书期间,孙世前在PSP掌机上邂逅了《怪物猎人》,从此掉入坑里难以自拔。

  “被雄火龙虐的印象太深了”,孙世前说这是他选择雕塑雄火龙的原因。而怪猎的吸引力在于,在他熟悉了怪物的攻击特性和装备的性质后,即使同样一套装备,也可以轻松打掉大怪鸟。这种磨砺自己的成就感,推动他不断去挑战更高难度的怪物。

  玩的人越来越多,孙世前拉着住宿舍同一层的同学朋友联机,和拿不同武器的伙伴一起合作,相互协作,在游戏里“出生入死”,也能看出各人本身的品性和合作的态度。

  最疯狂的一次,孙世前和几个游戏搭子,从前一日下午6点,一直打到次日早上8点,不眠不休,打得酣畅淋漓。

  毕业后,没有当年联机的条件,孙世前再难成温当年鏖战的畅快感,游戏玩得越来越少。他把越战越勇、磨砺自己的劲头延续到事业上,成为圈内小有名气的雕塑家和设计师,和一些当通过玩MH结交的伙伴,一起做项目和公司运营,在另一个竞技场上继续并肩作战。

  “《怪物猎人》这些年都没有升级了,真希望这次《怪物猎人OL》(Monster Hunter Online,《怪物猎人》系列首款端游)能有更高清的分辨率,更好的画质,更优秀的细节表现。” 哪怕只是进到游戏地图里,静静的看着地图环境和怪物,欣赏更精细的建模,对学习美术出身的孙世前来说,都是一种享受。

  说到MH的画面效果,孙世前一下子就兴奋起来:“游戏里面的场景都有植被,栩栩如生,里面每个怪物的形象都很经典,设定和习性极具真实感。就拿雄火龙来说,它结合了现实生活中动物特征,鹰嘴、尖爪,翅膀上类似毒蛇的黑色纹理,散发出一种“危险的美丽”气息。”

  “设计得太漂亮了”,孙世前亲手按照游戏画面的效果,给雄火龙龙头做细节效果,边做边感叹游戏设计者的艺术水平之高。“你看,龙头上细小鳞片排布很有节奏感,龙的眼睑上有突起的骨头,就像眉骨一样,眉毛上面的黑色纹路,都非常漂亮。龙的两个肩膀是两个密集骨刺团,非常华丽,仿佛黑帮教父穿上披风的感觉。正面有6个骨刺,很有韵律感。”

  “十年后拼了半条命来雕刻它,不能比日本人做得差”

  孙世前是国内第一个做怪物猎人巨型火龙的雕塑家,没有现成的案例可以参考,全靠自己多年来制作模型和雕塑的积累。构思雄火龙的时候,孙世前不仅认真比对了游戏里多个场景画面,还找了很多其它“龙”的资料参考。从掌上游戏机屏幕大小的平面图像,放大至两三层楼体量的立体雕塑,如何保证龙的真实感,做到如矢量图一般放大而不变形?雄火龙每一个牙齿、每一块骨骼、翅膀上每一块突刺,孙世前仔细的观察了画面上的数量、比例和排列方式,再在电脑进行3D建模。

  设计龙的姿势时,他用泥和铁丝,多次做了模型确认造型。制作时,他先用特制的雕塑油泥,将构思的细节逐一制作出来,之后再用计算机软件3D建模,用树脂和玻璃钢制作成品,雕塑内部使用钢制骨架支撑,雕塑表面的效果则是用手工精雕。

  创作雄火龙对孙世前来说,也是一次自我挑战。日本环球影城内放有怪猎雌火龙的雕塑,孙世前心中给自己定了个目标,自己的作品艺术水平至少要和日本的打个平手。

  国庆假期后连着赶工,孙世前每日只睡三到四个小时,甚至还需要进行高频次高强度的高空作业。深夜独自在位于北京郊区的工作室雕琢细节时,孙世前忍不住发了条微博倾诉自己的感情。“十年前,在大学里和伙伴们通宵狩猎它;十年后,在工作室独自雕刻它到天亮……不知天各一方的老搭档们还能不能找回。”

  凝视着逐步组装起来后的雄火龙,孙世前觉得很满足:“我觉得它非常美,值得我付出那么大精力去雕琢它,虽然很累,但很过瘾。”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