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业资讯 > 正文

把脉《狼人杀》:火热背后 仍藏危机

  从今年年初开始,《狼人杀》这三个字的百度指数突然飙升,并迅速成为热词。其实这股《狼人杀》的热潮从去年夏天就开始酝酿,要说惊讶,笔者惊讶的也是它一直到半年后才爆发。但更令笔者诧异的是,据说同时有40多款《狼人杀》APP相继上线,并且还有众多同类APP产品正在制作中。而去年的这个时候,同类产品的数量还是个位数。《狼人杀》的游戏市场,一下从蓝海变成了红海。而资本的涌入,更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铺天盖地的《狼人杀》应用

铺天盖地的《狼人杀》应用

  但见惯了虚火的游戏从业者们面对这股热潮,肯定会产生这些疑问:《狼人杀》真的值得投入吗?《狼人杀》的火爆是不是一种假象呢?

  接下来,笔者从自己的经验出发,试图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

  狼人杀,曾经 辉煌

把脉《狼人杀》:火热背后 仍藏危机

  《狼人杀》其实早就已经在中国出现了。笔者记得自己第一次玩《狼人杀》,还是2009年前后的事。当时开满中国的桌游吧里,有两款游戏最受玩家的欢迎:第一是当时火爆的《 三国杀 (微博) 》;第二就是《狼人杀》。

  当然,此时的《狼人杀》还不叫这个名字,只是由于《三国杀》太火爆,玩家们愿意将任何游戏都冠以"杀"的昵称,因此"狼人游戏"才被约定俗成的叫成了《狼人杀》。当时桌游圈中,将只经营《狼人杀》和《三国杀》的桌游吧,蔑称为"两杀吧",桌游玩家普遍认为这种模式是非常不健康的,不利于桌游这种休闲娱乐方式的发展。

  桌游玩家的担心果然应验了:随着2013至2014年《三国杀》热的退潮,桌游这个行业也迅速降温,全国的桌游吧成片的倒闭,自然《狼人杀》的玩家也随之大幅缩水。人们的休闲生活被 手机游戏 所填满,《狼人杀》的玩家变得越来越罕见。

  直播秀,名人效应

  眼下《狼人杀》的再次火爆,直接诱因就是直播的兴起。

  一批职业电竞玩家们,在外出比赛时纷纷痴迷上了《狼人杀》,而众多直播平台正缺少自制内容。两者的结合,催生出了一批《狼人杀》王牌直播节目的诞生。关于这些节目的名称笔者就不一一枚举了,您只需要知道的是,随着这些节目的热播,玩《狼人杀》的人好像一下子又多了起来。

  但是从笔者目前看到的数据来看,《狼人杀》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火爆。以周末斗鱼TV上直播的《狼人杀》比赛为例:二龙,是一位《狼人杀》著名主播,周日下午他做直播时,斗鱼TV显示在线人数为两万人。而同一时间段在斗鱼TV直播的LOL、《王者荣耀》等游戏,在线观看人数则动辄都有10万以上,观看数字间的差距很明显。

娱乐节目带火了《狼人杀》,但不能忽视其中的明星效应

娱乐节目带火了《狼人杀》,但不能忽视其中的明星效应

  可话题说到这,各路《狼人杀》直播秀上千万甚至上亿的点击又是哪里来的呢?其实在笔者看来,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可能是这样的:观看节目的观众中,出于名人效应来看热闹的占到了七成至八成,剩下才是《狼人杀》的观众。无论是拥有众多电竞明星主播的《Panda Kill》,还是本身就是名人组局的《饭局的诱惑》,观众们首先看的是明星名人玩游戏,至于他们玩的是什么,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只不过《狼人杀》游戏过程中需要所有参与者互撕,导致节目效果更加容易出彩,因此才吸引了更多观众的注意。

  用户数,仍需观察

  《狼人杀》究竟有多少用户?这一点也值得大家探讨。

  据各路APP发给VC的数据来看,一般都认为《狼人杀》的用户在3000万至5000万之间。这一数据的来源根据,一般是APP的下载量、日活,直播节目的恶观看人数和点击量,百度和微信指数等。但在笔者看来,这个数字值得商榷:3000万-5000万,很可能只是《狼人杀》的泛用户数量,也就是知道《狼人杀》或是偶尔玩过一次《狼人杀》的用户数量。

把脉《狼人杀》:火热背后 仍藏危机

  比如笔者在一年的时间里,可能只会在朋友聚会人手不足时,被强拉着玩上一两次《狼人杀》,因此显然不能算作《狼人杀》的用户。而《狼人杀》的核心用户数量,则很可能只有百万级别。

  是什么支撑笔者如此激进的观点?很简单,大家只需在微信上搜索《狼人杀》,并寻找相关的攻略,看一看它们的阅读数,大概心里就有个底了。大部分《狼人杀》中度或深度技巧攻略的阅读总数,都在3万至5万之间。要知道在《狼人杀》APP大量上市之前,网上的《狼人杀》一般都在微信群和QQ群里进行,也就是说微信是《狼人杀》重度用户的聚集地。但即使如此,《狼人杀》的攻略阅读数也始终不高。而在一个200至500人的大型《狼人杀》微信或QQ群中,经常发言或组局的活跃用户,可能只有几十人甚至十几人,剩下70%至80%的用户永远是沉默的大多数。由此可见,《狼人杀》核心用户的数量确实要画上个大大的问号。

  至于您问我为什么《狼人杀》的百度指数会那么高?这个问题的答案在笔者看来也很简单,无非是一些人看到了与《狼人杀》相关的综艺节目,上网去搜索一下《狼人杀》的简单介绍,了解一些基本的信息。但这部分用户是否会转化为《狼人杀》的用户,这就只有天知道了。

  论产品,缺陷明显

  除了上面的这些质疑之外,《狼人杀》面对的最根本问题,还是产品自身的一些弱点和缺陷。这些弱点和缺陷并非产生自产品层面,而是源自更深层次的问题,很难从产品层面进行改进。

  比如,玩家对《狼人杀》的倦怠期非常短,基本上一名玩家从狂热投入《狼人杀》到彻底退出游戏,其时间只有三至五个月。对于一款 手游 ,这个倦怠期并不算短,但对于一款需要长期运营的游戏,这就显得有些不足了。这是社交游戏的特性所决定的,密集的游戏局数、单局1个小时的游戏时长、不断与人舌战的疲惫感、游戏缺乏足够扩展性的架构……这些都决定了玩家对《狼人杀》热得快冷得也快。如果是抱着交朋友的态度参与游戏,或是和朋友一起游戏,就更容易被这种"撕逼嘴炮"游戏所影响,最终因为争吵、指责、分歧等原因退出游戏。至少笔者的身边,有60%以上的玩家都只会迷恋《狼人杀》三个月左右,如果每日游戏时间较长,这一时间还会进一步缩短。之后,这些玩家要么会转向更加深度的游戏,要么会彻底放弃此类游戏形式。

把脉《狼人杀》:火热背后 仍藏危机

  除了倦怠期的问题,《狼人杀》的新手门槛越来越高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为了控制游戏时长,《狼人杀》APP必须控制每名玩家的发言时间。但发言时间越来越短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各种"黑话"的盛行。将原本几十个字才能说清的事归纳成两个字或三个字,这样虽然节省了时间,但对于新手却非常不友好。由于新手们无法掌握这些"黑话",也必然会招致老手们的嫌弃,从而在游戏的新手与老手间划下了一条鸿沟。新手缺乏引导,永远无法进步,而老手们随着倦怠期出现不断有人退出,可以一起游戏的朋友也会越来越少,这对于主打社交的游戏将是致命的。这并非是笔者的危言耸听,在目前的《狼人杀》中这种趋势已经相当明显,不少《狼人杀》APP的房间都会标明不欢迎新手,而"高配局"这个《狼人杀》的专有名词,也正是撕裂新手与老手后的产物。

  手游业内普遍认为,在前几年,二三线城市的智能手机仍在普及,因此市场还属于增量市场。但近一两年,手游市场已经由增量市场转化为存量市场,智能手机普及带来的人口红利已经消失。《狼人杀》的潜在用户只有这么多,在整个游戏市场不会再有新增用户进入的情况下,如果拒绝新手,就等于慢性自杀。

  在这个游戏业的资本寒冬期,哪里有资本的身影,小团队就向哪里靠拢,这是一个必然的现象。在最近两个月内,笔者身边就至少有三个朋友的团队有制作《狼人杀》APP产品的意向。毕竟《狼人杀》APP的开发难度低,成熟团队三至四个月即可上线一款不错的产品,其流水也完全可以让一个小型创业团队在寒冬中存活下来。在笔者看来,《狼人杀》目前的状况,与2015至2016年的VR行业颇有些神似之处,同样是热度极高,同样是资本青睐,同样是众多团队扎堆上马项目。但面对可疑的现有用户数量、堪忧的未来用户增长,以及越来越多的竞品,转型制作《狼人杀》APP是否值得,还需要各个团队的负责人做到心中有数。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