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业资讯 > 正文

网红新职业,魔兽RPG地图作者月入数十万

  经历了以爱好、兼职等方式制作地图的过程后,这些努力的RPG地图作者们终于迎来自己职业上的春天。

  7月,Lucifer赚了20万。

  对于这个毕业后就赋闲在家,被父母抱怨成“啃老族”的25岁年轻人来说,这几乎是一个奇迹。实际上,在毕业后的一年里,这个大男孩始终没有固定的工作,天天在家里,忙自己所谓的“正事”。然而,在他父母眼里,不去上班就是没有工作,这让他们心急如焚,一年间,他父母一直在帮他物色合适的工作。

  Lucifer的答案让人很惊讶,原来他所谓的正业就是魔兽RPG地图制作。两个月前,他的地图在11平台商城正式上架,配合平台的推广,他的用户人数和付费书节节升高。上个月的销售数据显示,他的图已占据商城销售榜的前列。

  “差不多是我这辈子赚的最多了吧。”这个刚出校园不久的大男孩还在腼腆的玩着自己的手指甲。但现在,他已经对他的事业完全燃起了信心和野心。“我准备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了,彻底的职业化RPG作图”在此次获得业界认可后,Lucifer准备“干一票大的让爸妈看看。” 

  RPG,即角色扮演游戏。新世纪以来,MMORPG游戏一直是受中国玩家最青睐的热门游戏类型。那时候没有MOBA,也没有王者荣耀,网吧横行的年代里,就有不少人玩上了MMORPG并沉迷其中。

  《魔兽争霸3》,一个在当时几乎是一个王者的游戏。但是作为一个RTS游戏,该游戏的门槛却不低,很多人在上手魔兽SOLO对战后,发现难以适应,但却意外的被魔兽RPG所吸引,随即成为魔兽RPG的拥趸。

  这个游戏的独创性就在于暴雪当时独创的开放了魔兽的地图编辑器(World Editor),简称WE。WE给了当时的魔兽爱好者太多的启发和引导,同时也同时开启了这款产品的长生命周期。通过WE,玩家可以创建属于自己的地图和游戏,而基于当时强势的魔兽客户端,玩家可以在里面创造独立而个性的地图。其中,比较熟知的就是DOTA,这也是唯一一个被暴雪公司官方认证的游戏地图,作为一个英雄守城的游戏,玩家需要率领一个英雄带领军队进行三路的防守,这也是最早MOBA的雏形。而后来的真三,也是基于此框架。 

  而另一部分的模式英雄PK,玩家只用单独操作英雄互相PK,杀怪,就可以了,简单的操作和上手让这部分类型也颇有人气。而这一代游戏也就是后来的魔兽RPG。这种独特的模式为《魔兽争霸Ⅲ》带来特殊的游戏的体验。因此和《红色警戒》和《星际争霸》的日渐没落不同,《魔兽争霸Ⅲ》直到今天依旧保持着很高的人气,据统计,目前国内《魔兽争霸Ⅲ》RPG活跃用户规模在100万以上,还在持续增长。

  吸引这些玩家的主要的原因就是那些层出不穷的RPG新地图,一张优秀的RPG地图会引发众多玩家的追捧——玩家下载地图,并从中购买道具,而这就是Lucifer能月销20万的原因——他的地图简单易用,并且足够好玩儿。

1

  热爱却迷茫

  但想成为Lucifer这样的作者并不容易。他们不仅需要有扎实的作图技术,同时还需要找到合适的平台。

  “热爱却迷茫。”同为RPG地图作者的丁展用这两个略显矛盾的词语形容自己当前的状态。

  他是上海师范大学大三在读生。这是一个学习压力较小,就业焦虑又不大的时期,因此在学习之外,他也制作RPG地图,作为他为数不多的兴趣爱好。

  像诸多地图作者一样,最初丁展也只是这款经典游戏的玩家。但在一年前,为了更加深入的体验游戏乐趣,他尝试着自己制作RPG地图。如前文所述,依靠魔兽自带的WE编辑器,丁展开始了“自学之旅”。

  这种“自制地图”的过程给丁展带来了极大的乐趣——玩儿自己开发的地图“有种成就感”。很快他发现,这还是“一种社交方式”,将地图上传到网络后,可以让更多的玩家和自己互动。

  于是,在完成学业之余,他也将更多的精力转入RPG地图制作上。“早期是在论坛中和玩家互动,互相谈论学习,只为制作出更好玩儿的地图,但随着更多玩家的加入,我技术不足的弊端就显露出来——地图中有层出不穷的BUG,这让我疲于应付。”

  丁展说,有段时间他很努力的学习地图编辑技术,希望提高自己的地图编辑水平,但他毕竟不是程序员,不会使用Jass(魔兽的程序语言,魔兽游戏和地图的基础)来编程,他只能用触发器(Trigger,所谓触发器,就是当某个条件达成时会触发某个剧情或项目的机器。)来制作地图,虽然这些工具能够帮助他实现大部分的地图制作,但非科班出身然他让对这个爱好的前景充满了担忧。

  “所以我热爱且迷茫,我自认为做的RPG地图挺不错的,但我的作图水平毕竟有限,如果有一个系统的教程来指导我作图,相信对我以及很多地图作者都有很大的帮助。”丁展说。

  而在离上海师范大学闵行校区20公里外南京西路商圈,刘晨星也正在为他的RPG地图事业而焦虑。

  今年28岁的刘晨星是一个广告公司的客户经理,而他另一个身份也是RPG地图作者。像丁展一样,刘晨星也是从大学时代开始制作RPG地图,不同的是,他本人是计算机专业,驾驭Jass的水平远超丁展。

  利用这一优势,在大学时代,刘晨星就成为同学口中的“游戏达人”——他将自己制作的RPG地图上传到网络论坛中供人下载,因为地图质量高,可玩性强,所以刘晨星的RPG地图一直拥有不错的人气。

  这种“热闹”的情景甚至延续至今。

  “我大学毕业已经4年了,但至今还有玩家在下载、使用我的地图,和我讨论交流。”刘晨星对记者说,为了维持这些美好的回忆和友情,他也不得不花更多时间来更新维护地图,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工作的影响,他越发感觉力不从心。 

  “读书时比较空闲,我有足够的时间来维护这些资源,但现在我工作繁忙,不但要面对领导的压力,同时自己也带了一个小团队,需要帮助团队成员成长。”刘晨星坦言,想要单纯的依靠“理想和兴趣”来坚持做RPG地图维护“其实挺困难的。”

  作为一个广告公司的中层管理者,刘晨星已经学会了用商业逻辑来衡量RPG地图“这个奢侈的爱好”。

  “对于我这样的上班族来说,实际上肯定会考虑收入这一个重要的因素。但实际上,目前我的地图是几乎没有收入的,纯靠兴趣来支撑。即使不考虑我个人,我的几个组员也都有工作,同时,地图更新所需要做的新模型等,目前价格成本都是不菲,很让我们头疼。所以单纯靠兴趣已经举步维艰。”他坦陈,以前也尝试过通过淘宝等第三方平台进行所谓的商业化,也就是曾经有很大一部分作者用过的赞助模式,“但是这种模式每次玩家拍下后,需要手动去地图配置,非常麻烦。而且平台一般还会做限制”他之前所在的某平台,就严令禁止宣传此类赞助。

  从某种角度看,这反应了地图制作行业的现状——一方面广大的游戏爱好者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这场轰轰烈烈的地图创造事业中,而另一面这些辛苦制成的地图虽然受到很多玩家追捧,但依旧不能给大部分作者带来切实的收益,甚至一些玩家因为游戏不畅而抱怨辱骂地图作者。

  “有时辛苦做出来的地图,会遭到非理性玩家谩骂,心里就会很委屈,觉得自己没有任何回报,是纯义务的作图,又没有任何的回报,再遭到这样的对待。那时候这样就会甚至想到过退出。” 

  “理想和爱好也是有限度的,我想我很难将数年的时间用来陪葬理想。”刘晨星说,如果找不到更好的变现方式,他会考虑停止维护RPG地图。

  梦想照进现实

  丁展、刘晨星只是诸多RPG地图作者的一个缩影。据不完全统计,国内的RPG地图作者有近万人,但活跃者不足5000人。但他们大都分散在各个论坛和网站上,未能形成有规模的制作人团队,其中最早的从业者进入这个行业已经有十年之久。

  但令人感慨的是,即便是在这个行业浸淫十年,他们中的大多数依旧是依靠着单纯的理想和热情来从事这份工作,业内统计数据显示,这近万名地图作者中85%的作者都是“孤军奋战”——没有团队也没有收入,仅凭个人的热情和爱好来维护更新地图,并且其中很多人都缺乏编程技能,像丁展一样仅依靠Trigger来制作地图,这也让RPG地图呈现良莠不齐的状况,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地图作者开始淡出这个行当。

  这种状况类似于早年的美剧字幕组,一些美剧爱好者利用自己的英语技能帮助中国观众翻译美剧,他们翻译的美剧广受好评同时也引起追捧,但迟迟无法通过翻译来实现盈利。他们的身份依旧是“爱好者”而非“专业人士”。

  值得庆幸的是,对战平台的出现让这些“地图作者”的职业生涯出现了转机,随着浩方、VS、11对战平台的出现,这些地图作者正越来越受到对战平台的重视。

  而作为国内平台领先者的11平台,今年也额外重视RPG,制定了相应的RPG策略,而真正是这些,开启了国内魔兽RPG商业化的革命

  2017年4月22日,11平台在其总部举办了首届《魔兽争霸Ⅲ》RPG地图作者沙龙,邀请十多位魔兽RPG资深作者到场交流。11平台CEO姜黎在现场宣布,11对战平台启动“作者+”计划,即包括作者签约,商城计费分成,作者扶持等一系列计划,11平台将致力于保障RPG作者的利益与兴趣所在,让所有作者能安心的做自己喜欢的RPG。

  具体而言,11平台提出了积分计费体系的作者盈利新模式,在此模式中,作者通过接入新积分和计费体系,连接起了作者地图内的道具销售和平台的商业结构,在这套新的计费体系中,地图作者可以自定义收费内容和收费类型,类似于大家熟悉的APP store应用商店那样,地图作者通过地图中的道具销售即可获得收入分成。

  同时,RPG将成为11平台最重大的战略方向,他们不但更新平台以适应新地图的研发,同时还将在年底推出采用全新引擎的编辑器,与旧有的(WE)编辑器相比,其制图更加方便,更方便初学者上手。而更新化的引擎也将使作者的地图画面表现更生动吸引人,毕竟,WAR3的游戏距离现在也有了十几年的时间。更重要的是,编辑器还会同时支持在手机上运行和PC端对战,紧跟移动端的大浪潮来发展。

  “11这政策真的让人很感兴趣,最近在作者之家看到他们已经开始放出的了一些入门级别的教程和资料,接下来我准备好好花时间去了解下,而且听说签约可以获得更多的扶持,我想试试。”丁展说道,他同时也很期待11对战平台的这个编辑器发布,这将解决他不懂Jazz的苦恼。

  而刘晨星则对“作者+”计划更感兴趣。“我仔细看了11平台的计划,他们将通过地图的销售流水,和作者进行税前分成,而作者具体的收入则为税后收入,税费由平台代缴。”刘晨星说,这让他感到11对战平台的诚意,他已经准备练习11对战平台商谈下一步的合作计划。

  其实,刘晨星所说的只是11对战平台和地图作者商业计划的一部分,按照11对战平台的规定,那些独家在11发布的地图的作者享受享有11平台的独家权益和服务,如地图推荐服务,此外,从地图作者签约起,独家作者的分成比例为70%,非独家作者也可分成60%。这些数字都远高于市场上既有的作者分成比例。

  “War3 RPG经过10几年的发展,已经使War3从RTS游戏演变成了一个庞大的游戏社区,基于这个社区地图作者可以实现自己的想法,广大玩家可以体验到丰富多样且具有创意的游戏内容,这是一个更加垂直、更加有深度的玩家自定义游戏社区。然而这样一款十几年的产品也正遭受着时代发展的冲击,作者和玩家群体迫切需要效果更好的渲染器、功能更强的工具,因此我们正在全力研发次世代、跨平台、War3作者易于上手的全新编辑器,我们希望通过打造更先进的编辑器工具、提供更加完善的平台服务让这个社区变的更加强大。”11RPG负责人姜黎表示。

  WAR3地图界资深人士Acorn: “这是一个革命性的举措,给了广大作者一个显著有效的变现方式。而新编辑器,也正式解决了作者的版权的困惑”.

  距11平台负责人姜黎介绍,截至目前,11平台商城已正式上线三个月,签约作者超过150人,其中独家签约占比超过70%,三个月所有作者累计获取分成90多W,其中最高月收入为20多W,最低收入为3000多元。已初步实现了11平台“让所有签约作者先赚到钱”的承诺。

  先行者和战略家

  从这个角度看,Lucifer可以称作地图作者中的先行者了。

  “我的地图其实是张防守图,以前也在其他平台上发售过,有一定玩家下载但并不算很多,算是不温不火的状态。后来感觉11平台很有诚意,于是和他们签了独家,并听取他们的建议做了一些玩法的更新和问题的修复。加上11这块对推广的扶持,结果我6月份跟着商城上线的收入就有5万多,上个月的收入超过14万,以此推算平台上的流水应该超过20万。”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个年轻人显得异常兴奋。

  在他看来,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最主要还是平台的功劳。“不得不说,11平台对销量的贡献真的很大。原来一天只能有1000-2000的收入,结果上了11平台的计费通道后,我地图的销量翻了3-4倍。” Lucifer说,在此之前,他曾经尝试着在别的平台上销售地图道具,但“结果很让人灰心”。在他看来,他的地图能在11对战平台取得如此成绩的原因在于该平台能针对其地图的特点和内容做集中式推广,这中“精准的营销手法”让玩家人数大幅提升。“不过目前这个功能只针对签订了的作者提供,所以我建议其他作者,最好和11对战平台签约。” 

  实际上,和丁展、刘晨星一样,Lucifer也经历过长期的迷茫和困惑。“之前我也是只凭借着爱好和兴趣来支撑着作图这份事业,此前也没有固定收入,最多也就是通过淘宝这类第三方平台来销售地图,但受曝光渠道所限,收入都很不稳定。家人里也是一直觉得我不务正业,说我是在做白日梦,逼我去找工作,但我是自由惯了,真的不太想做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从某种角度看Lucifer是地图作者群体中的先行者,也是丁展和刘晨星的“前辈”,他

  经历过两人的所有困惑,且最终在11对战平台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后续,Lucifer透露已计划筹备一个地图工作室,“现在只是我一个人在作图,有时候出现一个bug,我需要通宵工作。要长期发展的话,团队化的集中组织和分工是必不可少的” Lucifer说,目前他已经把第一张地图的一些中低级维护交给了新签约的两个作者,而他自己,已经在准备他的第二张图了。

  “是一张ORPG图,完全参照11的新积分做的,随时存档,真正做到了网游的程度,接下来会准备在11平台上独家首发,希望能有个好成绩。”他笑着说,

  对于收入,他有了更大的野心 “慢慢做吧,希望明年可以有百万级别的稳定收入,然后再进行公司化、资本化运作。”

  有这种想法的作者并不止Lucifer一人,按照11对战平台的计划,他们将逐步增加签约作者的数量,以形成一个“固定而庞大的作者群体”。

  “预计年底,平台的作者都会逐渐过渡到签约状态,方便作者群体的管理。针对新作者,我们也会提供更多针对性的上手教程和资料,帮助新作者更方便的入门和上手。”姜黎表示。而下一步他们还将开发移动端的对战平台,届时移动端已将成为一个综合性娱乐平台,兼具RPG地图移动化和手游联运。

  姜黎说,技术的革新和制度的调整都是为了设计出更人性化的体验和更优质的地图制作方式,而这也是玩家和RPG地图作者都希望看到的结果。

  在经历了十数年地下摸索后,RPG地图作者们才在对战平台的帮助下逐步走向阳光,而这些曾经饱受质疑,在现实和理想之间彷徨的年轻人也一跃成为风口上的从业者,他们不仅创造出经典的RPG地图,更是创造了一个新兴。

  但姜黎却用“匠人”这个古老而严肃的词语来形容他们,在他看来这些雕琢代码,查漏补缺的年轻人是新时代的“匠人”

  “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守护这些最后的‘RPG匠人’。” 姜黎说。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