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之后的隐藏剧情—第三只眼看《软星七年》

  习惯了网络媒体之后,再看平媒的连载总是不习惯。就拿这几期《家用电脑与游戏》的大作《软星七年》来说,非要等一个月才能看到下篇,真是急死人。好在这文章水平颇高,不枉我苦等一个月,在此也推荐大家都看一下,实在很经典。不过再次通篇详读了一遍之后,总觉得文章之中似有隐情,笔者大狗像是有许多想说又无法说得出口的话期待读者挖掘。既然如此,本人也就秉着老仙剑玩家的精神,誓要将试炼迷宫那堵虚墙撞穿。

  软星为什么总是缺钱?
  看完这篇文章的第一印象就是:软星一直在缺钱,员工待遇极差,到最后连个墨盒都买不起了。但从仙三、仙三外等几部作品的销售情况看,软星应该不至于穷到这个地步吧。软星的钱都到哪去了?笔者虽然没明说,但却给出了许多线索。
  前文说:
  除了姚壮宪率领的《大富翁》研发组没动外,另外三个组——王世颖负责的“仙剑客栈”组、张毅君负责的“汉朝与罗马”组和李想负责的“网络三国牌”组的大部分骨干均被调往上海
  隔了好几大段的后文却说:
  上海软星最初有两个小组,张毅君带领的《汉朝与罗马》小组和王世颖带领的《仙剑三》小组
  没看错的话,貌似少了一个组,这个组哪去了?
  上软的第一款作品《汉朝与罗马》发售,之后该小组又提交了一款三国题材的RTS和一款名为《银河争霸》的科幻题材的RTS,均被总部否决。这支小组随即宣告解散,两名主要程序离职,两名策划一人被调入《仙剑三》开发小组,一人被并入《阿猫阿狗2》开发小组。
  这段说明第一款作品已经发售了,但钱呢?

  上软成立之初,总部拨了65万美元(约540万人民币)给张毅君,之后再也没有追加过任何资金。《仙剑三》的开发成本为300多万,之前的《汉朝与罗马》以及两款被取消的项目加在一起,成本有100多万,再加上开办公司时的各种开销,在《仙剑三》将要完工前,这540万元已经花得差不多了。
  这一百多万究竟是多少?一百九十万也是一百多万。“各项开销”这个词就更模糊了。上软成立初期有540万人民币,到《仙三》完工前居然花光了。

  《仙剑三》的销量达到50万套,总收入约6000万人民币,扣除台湾地区的销售,留给上软的收入约为600万人民币,打平了之前的所有成本,还略有盈余。

  谁在挣钱?谁在花钱?“打平之前所有成本”这句话真是意味深长,大量资金不知去向了。

  ——=====好了,一个华丽的分割线,上软还剩600万。====——

  接下来是《仙三外》
  为了加速资金流转,《仙剑奇侠传三外传:问情篇》迅速投入研发,这是一个低成本项目,限定的开发周期为10个月。
  足见《仙三外》没花多少钱,还赚了些钱,结果到开发《仙四》的时候又哭穷,搞的玩家都想捐款资助开发《仙剑》系列,这窟窿也未免太大了吧。

  张毅君“后来总部的很多人一听到我的名字就觉得是个噩梦。”
  笔者把这句话巧妙地插在了文中看来别有用意。


  姚张 谁是反派?
  几段数据下来,张毅君的反派角色貌似已被笔者暗中定型了。尽管有“掏钱卖墨盒”“半夜十一点加班”等诸多先进事迹,大节不保也是白搭。而本文另一个主角姚壮宪呢?
  姚仙作为仙剑之父,笔者笔下似是在努力刻画其正面形象,但文中一些细节描写,却能让读者们嗅到些味道。

  张毅君:上软是一个超级穷的团队,资金65万美金是北软的1/3,是大宇的1/35。
  足见北软资金至少在200万美金左右,然而姚组建公司初期办公环境之差,也是罕见,屋子里竟然“无时无刻不散发出一股旧空调特有的怪味”。不过“最后在上地某小区物业办公室找到了一处500平米的闲置场地,可以塞下30多人”这个“塞”字令我百思不得其解,一人平均十多平米都可以在办公桌旁打保龄球了。

  再看这段描写:
  “我的性格?就像李逍遥。”姚壮宪半开玩笑地说。王世颖回忆说,姚壮宪当年亲口答应她去上海软星工作两年后就把她调回北京,可后来又说不能调。她去质问,结果他两手一摊,回答说:“我就说话不算了,你打我吧。”无赖中透着一股孩子气,李逍遥的那种无赖。
  这不是糟践李逍遥么,李逍遥就这样?笔者把这两段接在一起,真是太鬼了。

  还有一段就是姚仙关于他满意的仙剑剧情,大致内容就是秦始皇陪葬的千年女活俑跑出来跟小伙搞对象,看着看着耳边就响起了成龙《神话》主题曲,拜托姚仙,千万别把这段往仙剑里放。

  这或许就是“姚仙”目前的工作状态吧。虽然身兼北软、上软和网星三家公司的总经理,但他很少过问上软和网星的事情。单是北软,就够他忙活了
  这段不够明显么?

  这一年的销售冠军非《大富翁五》莫属。《大富翁五》是唯一一款姚壮宪没有参与的《大富翁》游戏
  那这段总昭然若揭了吧。

  ACT式的企业文化
  纵观全文,软星企业文化的沦丧无疑是读者们最痛恨的,就连笔者这么城府的人也不住在文中直批过几段(引用其他文章)。
  先是文章开头阐述姚谢之争一事,导致在以后仙二制作名单中“无论“原著故事”还是“游戏剧本”,都没有出现谢崇辉的名字。”这一企业文化又带到了仙三时代,才有了“上海软星又被王世颖推上了被告席”一事。所以到仙四时代,制作人张孝全学奸了,看着把自己名字刻到光盘里,才放心地提出辞职。可见在作品上不给老员工署名这文化由来已久。
  薪资待遇拼不过网游公司,干起活来像是卖老命,管理者又不懂笼络之道,为什么上软的研发团队还能够保持完整?“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愿意留下来的,就是为了一种叫做‘尊严’的东西吧。”张毅君说。
  这段话笔者问的就像是在抽嘴巴,在这种企业文化下,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不同的剧情 相同的结局
  文章作者不愧是位游戏老玩家,写起文章来就像编RPG。但不管我辈读出怎样的隐藏剧情来,结局也是不会改变的。文章结尾出大段的陈词,却远没有这句话分量重:由于原上软的《仙剑》研发团队无一人加入北软…… 至此,一个时代画上了句号。

  相关文章:国产单机游戏最后一个样板——软星七年

  相关专题:上海软星解散!仙剑未来前途未卜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