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40小时网瘾标准是场商业阴谋吗?

  如果所谓网瘾标准的制订不是一则假新闻,我则恳请相关方面暂且缓行。我是希望,一则,别真被网瘾阴谋论所利用,二则,别搞出了一套贻笑后世的可笑标准。作为一个每周几乎工作六天,而日常工作无不依赖于电脑处理,并随时需要网络沟通、供给与实现的媒体从业人员来说,我最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郁闷或荒诞。这是关于“网瘾”标准的。因为假如这些标准果真出台的话,无疑意味着,我不仅“被网瘾”了,而且“被精神病”了。

  早在去年8月,由北京军区总医院制订《网络成瘾诊断标准》,首次提出网络成瘾跟赌博成瘾和酒精成瘾一样都是精神疾病。时隔一年之后,日前又有媒体报道 说,备受关注的网瘾诊治标准有望年内出台。据悉,卫生部年初委托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精神卫生研究所和中南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负责网瘾、酒瘾的界定标准和治疗 规范。“初步认定,每周上网40小时以上即可认为是网瘾。”虽然报道没再提“网瘾是精神疾病”的概念,但负责该标准制订的两家单位悉数为精神卫生研究机 构。其中意味,倒也鲜明。

  当然,我是不是精神病人,这不重要。我只是不太明白,同样是一种“瘾”,我们为何从来没有试图去制订一下酒瘾 标准,烟瘾标准,赌瘾标准,作假瘾标准,当官瘾标准,却偏偏要下力气来制订一个网瘾标准?毕竟相对于网瘾,其它各种瘾更加历史悠久,其害处更不可小看。同 样不明白的是,这两次新闻报道的网瘾标准制订方何以截然不同:前次为北京军区总医院,今次则为北大第六医院和中南大学研究所。制订一个标准,且标准本身几 无出入,那么有必要这般资源浪费吗?当然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在标准制订者看来,上网时间成为了测量网瘾的尺子?如此简单粗暴的判断,真的可以成为指导一 个复杂社会的标准吗?专家或相关部门不会弱智至此吧。

  直说了吧,我很怀疑,这个所谓的网瘾标准是一则“假新闻”。或许换个角度说,它甚 至是一种阴谋论。我已这么老了,又这么不招人待见,所以大抵不会被一些戒除网瘾机构视为潜在的资源以备开发。但是随着“标准”即将出台,中国将因此出现一 块巨大的富矿,却是一个可以期待的前景。事实上就在近日,已有媒体报道指出,我国网瘾青少年已经有1300多万人,戒除网瘾已经悄然成为了一门拥有300 多家机构,规模达数十亿元的产业。那个因以电击治疗网瘾而臭名昭著的山东临沂市精神病医院,其主办者杨永信凭治网瘾就入账8100万元。可以想像,中国目 前有多少人或机构在立等着网瘾标准出台,然后一哄而上地抢钱?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