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少年戒网大战:亲人比陌生人还冷漠

  网络诞生后,关于“网瘾”的话题一度喧嚣四起。

  2009年8月2日,广西南宁一名网瘾少年在被送往南宁市一家戒网瘾训练营的10多个小时之后突然死亡,由此关于“网瘾”的讨论在2009年达到最高分贝。

  网瘾,是“疾病”还是“偏见”?本报记者就此探访一名曾沉迷网游而试图自杀的网瘾少年、他的家长和我省第一家寄宿式戒网中心,告诉你“网瘾”的背后故事。

  网瘾少年:“这是一场战争!”

  “这是一场战争!”14岁的阎立在他的日记里这样写道。

  “这的确是一场战争!”阎立的父亲阎志胜点点头,他指向的“敌人”是网络游戏

  2009年9月,在山西省运城市临猗县城西的面粉厂家属楼里,父子二人很少有这样的默契,他们在回答着关于“网瘾”的提问。

  而这一年中,他们所说的那场“战争”一直如火如荼。

  2008年6月17日中午,在临猗县一所中学上初一的阎立又一次“准时”回到家中,疲惫的他扔掉书包瘫在床上。妈妈在厨房刚开始张罗午饭。

  “一切正常”,阎立不由地回味起刚刚在网吧里“厮杀”的场景。用了整整十三天,他的“勇士”终于披上了五彩的“凤凰战袍”,拥有了强大的杀伤力,他小试牛刀,就“秒杀”了在迷宫中碰到的“菜鸟玩家”。不少同区的网友主动给他发信息,希望他可以帮助一起“打怪”……

  正当他在美妙回味时,爸爸进门了。他有些惊愕,一般爸爸中午都在公司吃,很少回家来。而此刻,爸爸的眼光中喷射的是怒火。

  果然,几次盘问后爸爸动手了。逃了十多天课的他终于被学校告到爸爸那里,而他的众多谎言也被一一“揭穿”:学校的补课费是假,新交的校服费是假,晚上要补三个小时课也是假的……这一切——钱、时间都耗在了网吧里,耗在了他痴迷的网络游戏上。

  那次爸爸打得很狠,而妈妈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来劝阻,只是在一旁哭。后来爸爸打累了,妈妈端过来午饭,阎立用微小的自尊推开,倔强地摇头说“不吃”。那边爸爸的火又上来了,抓起桌上的烟灰缸就扔过来,不偏不倚,烟灰缸砸中了他的额头,一阵眩晕,热乎乎的液体淌过了他的眉梢。

  从医院包扎回来,阎立被爸爸要求在家里写检查和保证书,“保证以后再也不去玩网络游戏,再也不骗家里人的钱……”

  这样的保证书阎立写过很多遍,但这一次他不愿再重复。

  他打开已经被爸妈拔掉网线的电脑,拨弄着一些无聊的“桌面小游戏”。手机响了,是他网络上的“战友”打来的,询问他什么时候上线,带着大家一块去“攻城”,他含糊地回答着不能去了。“战友”关心地问,是不是病了?他一直憋着的泪水终于溃堤。“当时就觉得窝囊透顶”。阎立回忆道。一方面是“战友们”对他这个英雄的“殷切盼望”,一方面是不断在他眼前重现的中午那一幕,虚拟和现实,两种极端的情绪胶着在了一起。“觉得这个生活讨厌透顶,无聊透顶,自己走进了一个死胡同里”。他脑海中又重新浮现出网游里的那些“战争”:为了获得新装备和新任务,一些玩家选择了自杀,以此换个身份,重新投入战斗。

  自杀——重生——希望。

  把网络中的自杀变成现实中的自杀成了他的思维主线,他电话约来了与他最要好的也是同一个网游战区的“战友”罗刚。两个同为13岁的少年,模仿着网络游戏里的样子,将家里的大衣柜搬空,在挂衣服的杆子上系上绳子,自己进去关好了柜门,相约在黑暗中同时蹬掉踩踏的凳子,上吊。因为他们记得,在网游中“回城重生”就是这个样子:用特定的盒子回到起源地。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