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业压力大 广州多数学生一周网游少于2小时

  日前,中国教育学会中小学信息技术教育委员会及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联合发布《未成年人健康参与网络游戏提示》(以下简称《提示》),希望通过建立在校学生每周玩网络游戏不超过2小时等“行为规范”,引导未成年人“玩健康的游戏”和“健康地玩游戏”。

  昨日,记者走访广州中小学校发现,在学生自身、家长以及学校各方努力下,多数学生“无暇”网游,而每个月在游戏中的花费也十分“轻微”。

穗多数学生网络“周游”少于2小时



  越来越少学生玩网游会“超标”

  《提示》建议未成年人,不参与可能耗费较多时间的游戏设置,不玩大型角色扮演类游戏,不玩有PK类设置的游戏。在校学生每周玩游戏不超过2小时,每月在游戏中的花费不超过10元等。

  其中,每周玩网络游戏的时间不超过2小时,看上去好像“不可思议”,但记者在走访广州的中小学校时发现,目前越来越少在校学生会“超标”,绝大多数学生每周玩网络游戏的时间不会多于1小时;而由于在家上网占绝大多数,所以上网的硬性支出基本为“零”。

  “以前是比较沉迷,但现在好了很多。”一位刘姓家长告诉记者,儿子上初一时沉迷于网络游戏,每天和她上演“警察抓小偷”。她下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摸电脑,看看热不热。为了制止儿子上网,“有时还把键盘锁起来”。“后来,我们多抽时间培养儿子的摄影兴趣,陪着他到外‘采风’,现在他即使上网消闲,也基本是在看摄影专业网站。”

  一些学校老师也反映,比起前几年不少学生上网成瘾的情况,现在学生上网玩游戏心态比较健康,网游成瘾也“离他们远去”。

  课业压力大成最大“净化器”

  记者了解到,由于课业压力大,即使家长老师不控制,很多学生也会很自觉。就连课业负担相对较轻的小学生,课余时间也多花在课外辅导班或户外运动上。

  中山大学附属中学初中生黄波告诉记者,他平时很少花时间在电脑上面,“即便是上网,也是查资料。”黄波说,就算是周末也很少玩网游,除了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外,还到补习班继续上课,“根本没有时间玩,也没有要玩的兴趣”。

  部分学校老师告诉记者,一方面是课业比较繁重,另一方面是由于校园内学习氛围不错,所以不像社会青年,在校学生沉迷网玩的只是极少数。

  “住宿要查寝,所以晚上一放晚自修,大家都急着回宿舍准备洗澡、预习明天的功课,根本没有时间玩游戏。”天河中学高一学生小何说,“而且班里同学读书十分勤奋,稍一松懈,就会落后,所以回到家都不敢玩网络游戏”。

  “老师、爸爸妈妈都说玩网游会‘上瘾’,所以我自己调了闹钟,监督自己。”家住黄埔但在荔湾区上学的刘同学说,每周回家他规定自己只玩半小时“偷菜”,其他在网时间都是做功课和看新闻。“更不会去网吧上网”。

  外界疏导有利戒网瘾

  “目前在校学生确实比较少沉迷网络,前来戒网瘾的主要是社会青年。”广州市青少年心灵成长中心沈家宏所长指出,造成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有多方面的因素。就社会环境而言,它本身存在的不良示范效应,给未成年人提供了一个可以走向网络沉迷的大环境。

  “学校以成绩来评价学生的判断标准,也难免使一些学习成绩较差的学生感到压抑。他们得不到疏解,只好从学校、从家庭走出,并从虚拟世界找回自尊。”沈家宏说,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期待,父母忙于工作不能陪孩子,以及父母离异或关系紧张等,都可能导致孩子沉迷网络。

  对于《提示》的规范示范作用,沈家宏认为十分必要,但不能治本。他建议,学校还要树立多方面标准来评价学生,肯定不同类型的学生;家长要多与孩子沟通,在学习上不能要求过高,不能给孩子施加压力,切忌“严防死守”。“而对深度沉迷的孩子,家长应该将其送去专业心理医院进行治疗”。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