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吧业主无奈:政策吃紧版权压力与被妖魔化

  微软状告东莞网吧,影著协要向网吧收费,江西临川、山西临县等地关停全县网吧,重庆在立法层面审议网吧零时断网……这段时间网吧的新闻特别多,对于陈宇来说,几乎每一条都不是好消息。

  从 1997年至今,陈宇已经开了13年网吧,从最初中国只有62万网民,到今天单是网吧就有13.4万个,亲历了中国网吧产业的悲喜兴衰。虽然本来就“一个月有十个部门来收费”(重庆网吧业主说),虽然政策多有变动还被“妖魔化”,虽然新问题还在涌现,“但是无论怎么样,我还是认为网吧在中国不会消亡。”

  陈宇1997年底在广州开了自己的第一家网吧,他当年的小网吧如今已发展为拥有三家分店的连锁网吧,每个分店的电脑都超过了一百台。现今有据可查的中国第一家网吧“威盖特”1996年5月诞生在上海,这时候距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刚刚两年。

  “其实我开网吧最初就是好玩,因为我一开始也去网吧玩,觉得这个好玩就自己开了,那是1996年,网吧还只能玩玩局域网游戏,一个小时要十块钱呢。”6月3日,陈宇对南方都市报记者说。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本来就盛产新闻的网吧曝光量再次显著上升,一些新问题摆在了陈宇等网吧从业者的面前。

  1997年,陈宇开网吧时,中国网民一共只有62万,而今网民数量已经达到3.84亿,陈宇们和他们的网吧见证了这十三年来中国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和迅猛增长,也见证了网吧这一行业的辉煌和辛酸。

  网络向上,网吧向下。

  纠结的电影版权陈宇的三家网吧分别用着三个不同的院线系统,“我也不知道到底谁才真的有版权。系统里那些韩剧、美国大片他们也有版权吗?”

  “广州的网吧在2006年之前盈利都还是不错的,之后就慢慢不行了,最挣钱的时候一个网吧只需要一年就可以回本,现在至少要五年,而且还是经营得比较不错的网吧。”陈宇的网吧地段不错,装修简单而精致,门口放着未成年人禁止入内的告示牌,网吧里则萦绕着莫文蔚的情歌。

  “我的三个网吧被三个不同的公司告过,都是版权官司。”陈宇的一家网吧现在用的是一家网络影视版权拥有商———网尚公司的“网吧院线”,2007年6月20日,“网吧院线”把广州近百家网吧业主告上了法庭,声称要维护正版网络影视。最后陈宇和网尚公司和解,赔偿了一万块,还购买了他们的电影平台,“一年交几千块,还要自己花几千块买服务器,他们只负责安装平台和更新影片。”陈宇苦笑着说,“三个网吧的官司状况都差不多,其实他们都只是为了推销自己的网吧电影平台。”

  “我们也实属无奈。”网尚市场部总监程天宇告诉南都记者,程天宇介绍说,网尚公司最初花了八千万来购买版权,但只收回了两千万,“你去推销正版电影没人愿意买,所以我们只有靠打击盗版来维权了。”

  网尚公司同时还拥有一个“国产电影数字发行平台”。2010年4月16日,新成立的中国电影著作权协会曾宣布代理所有的国产电影版权,并从今年起向网吧和长途汽车收取国产电影的版权费用,“国产电影数字发行平台”正是影著协向网吧收取版权费的“唯一服务平台”。

  程天宇向南都记者证实了在协议有效期内,网尚将成为影著协收取版权费的唯一平台,虽然程天宇拒绝透露与影著协的协议期限,但他告诉记者:“影著协拥有的版权范围很广,连CCTV 6播的所有国外电影他都有版权”。

  影著协想一统网吧视频收费江湖的志向是坚定的,几次通过媒体喊话,2010年一定要开始收。

  但号称拥有正版电影版权的网吧院线并非只有网尚一家,陈宇的三家网吧就分别用着三个不同的院线系统,在这些院线系统中陈宇也有些迷乱了,“我也不知道到底谁才真的有版权。系统里那些韩剧、美国大片他们也有版权吗?”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