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动员全民猎头开出伯乐奖

(本报道摘自第三方信息提供,并不代表本站观点)

    为了发动全体员工网罗有用之才,华为公司开出了“伯乐奖”,规定每挖进一人奖励500元。

  清晨五点,闹钟声大作,小文(化名)跳出被窝,赶紧打开电脑进入公司招聘邮箱。他清醒地记得主管布置给自己的特别任务:轮值当天所在部门的招聘专员。

  作为华为公司的一名技术白领,小文近来同部门其他30多位同事开始轮流值班收集网上应聘材料,为所在部门缺编的30个岗位“猎取”新同事。“早起是为了防止公司其他部门把简历先收走,现在每个部门都缺人。”小文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为了发动全体员工网罗有用之才,华为公司开出了“伯乐奖”,规定每挖进一人奖励500元。除了网上应聘者,亲朋好友也成了小文眼中的“猎物”。“不过到现在我还没有拿过一次奖金,人难找啊!”小文感叹。其他部门也是如此,“每个周末都有200多人前来面试,能留下来的却很少。”

  公司内部的人才争夺战开始白热化。“为了抢人,我们已经安排专人通宵达旦收简历了。”小文说,“公司主要想招有工作经验的,要求研一(年)、本二(年),新的劳动合同法出来后,很多公司都不想贴培训费,都想‘挖人’,而猎头中介费又有点贵,所以只能全民皆猎头了!”

  全民猎头

  经济的高速发展,使得国内企业在经历“民工荒”后,又面临“白领荒”的考验,企业间的“挖人”大战也因此升温。凯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凯明公司”)近期发生的“停止运营”风波,把这场大战演绎到了极致。

  近日,凯明公司因资金链危机被迫让数百员工下岗,其中包括很多IT设计人员。对于求贤若渴的同业来说,这却是一个“人才抄底”的天赐良机。华为和大唐电信等IT巨头,因此在凯明公司的家门口展开了“抢人肉搏战”。他们把招聘车开到了凯明公司大门口,一有员工出来,就常常有贴着“招聘”字样的专车,直接拉到附近的宾馆面谈。

  “华为惯于在竞争对手旁边租宾馆开招聘会的。”一位联想(企业库论坛)通讯系统人士称。而此前不久,联想通讯板块的采购总监,也在公司人事大变动中被比亚迪以280万元年薪请走。

  一位熟悉行情的人士告诉记者,现在很多公司“挖人”的方式“简单粗暴”得很——让对方拿出工资条,把上面的数字乘以1.5倍,告诉对方,这就是跳槽后的薪资水平,干不干?

  “全民猎头现在已经是业界常态。”小文指了指了旁边的在职研究生同学小村(化名),“他也在到处‘挖人’,不过‘伯乐奖’比我们公司高。”

  小村是西门子公司的一名技术工程师,他告诉记者:“我们公司现已在宣传栏打出广告,每‘挖’来一人奖励3000元。”小村所在部门最近把编制从30人扩充到了100人,“但到现在还没找到一个人,人才奇缺!”

  尽管西门子在德国的母公司正在裁员,但在中国却到处招兵买马。“中国的业务发展非常好,其中工业自动化板块一年就拿了100亿元的合同,但他们只有800人。”小村说。

  上海招聘网的员工告诉记者,现在“招人真难”。而“人才荒”正在考验企业的日常运营。内地一家快速发展的膨化食品企业,在年初战略安排中准备再建6个工厂,却因为没有找到好的经营人才,迟迟未能达到目标。而一些高校,也在“挖角”行动中开出了数千元的“耳目费”。

  “我们要找一个人事经理,两个月了还没有到位。”一家空调企业的人事部门负责人抱怨说。而这家公司也在发动全员“挖人”,并开出了梯度奖励标准,“‘挖’一般人员奖励1500元,‘挖’到经理人员奖励3000元。”

  “挖人”者也怕被人“挖”,同行“挖角”已经成了许多企业老总们的一块心病。2007年,上海石化就被上海化工区的同业挖走了200多名各类技术和管理员工。“这些企业把我们的底摸得很清楚,然后以500、1000元的幅度加月薪,我们都成他们的人才培养基地了。”上海石化董事长戎光道说,“我们很无奈,但最后只能放他们走,现在国企最大的问题就是薪酬问题,要留住人才很难。”

  上海一家刚刚获准海外理财业务资格的证券公司,甚至想到美国挖理财操盘手。“我们不能开出对方在美国同等的薪酬,只能以中国未来的市场前景来诱惑对方。”该证券公司负责人表示,“我们开价40多万美元,从美国聘请一个在当地薪酬60万美元的操盘手,但没有成功。”

  “人才策”

  据业界人士介绍,现在很多公司喜欢发动员工来“挖人”,主要是猎头费用太贵,而且真正专业、管用的猎头公司并不多。据了解,猎头付费一般是被“挖”人员年薪的30%。此外,中国目前还缺乏猎头文化。

  实际上,中国企业正在经历欧美发达国家曾经走过的道路,他们也曾经历这种“伯乐奖”时代。发动自己的员工去找人,被公认为是最有效的人才招揽方式。这种方式,还能明显降低人才搜寻的成本。

  目前很多企业已经把人力资源储备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近日,全球安防巨头泰科在上海投资200亿美元的研发中心,其中很大一部分业务就聚焦于人才培养。正在忙着四处找人的西门子,近日也与同济大学、上海机电学院签订了人才培养方面的协议。而此前不久,中国电信学院在地处上海南汇的中国电信信息园区举行了揭牌仪式。这个总建筑面积2.7万平方米的电信人才“摇篮”的目标是:用3~5年时间建成国内一流的企业大学。

  “人才短缺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因为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使得对相关专业人才的需求非常庞大,人才争夺自然会日趋明显。”上海国资薪酬委员会委员、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张文贤表示。

  据了解,目前国内最短缺的是金融、IT、制造业人才。“我们现在找技术员非常困难,薪酬不透明导致了很多人频繁跳槽,缺口太大。”一位电梯企业制作部负责人说。

  针对世界范围内的物价上涨,一家著名跨国传媒公司最近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一项调薪规划,“尽管上调了4.2%,但还是赶不上中国CPI的涨幅。”该公司上海分部的员工说,而其所在的上海分部正准备招人。

  据知情人士透露,有关部门正在考虑深化产权改革,尤其是对人力资本的市场化定价,将有乐观预期。而此次人事部与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合二为一,或许可以视作中国人力资本市场将发生重大变化的先兆。

  对于目前中国所面临的人才短期困局,有专家呼吁可以把目光投向国外,尤其是美国次贷危机使得大量金融企业面临裁员压力,这或许可以给中国企业吸聚人才带来机会。

  不久前召开的上海人事人才工作会议上,上海市委组织部官员指出,上海金融人才结构性矛盾突出,金融人才引进滞后。上海国际金融学院院长陆红军认为,次贷危机是中国吸引美国高端人才的最佳时机,“上海应该有所作为,到华尔街去‘捡’些人才回来,以缓解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人才短缺的矛盾。”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