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盛大“千金买马骨”的背后

  如果说现在的陈天桥和几年前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他以及他领导下的盛大网络,有了更开放的心态。并且在这种开放的战略下,真正投入了资源和人力去付诸行动。

  这一次,陈天桥选择了分拆上市。

  对于没有赶上盛大第一次上市的游戏业人才、盛大游戏的高管们,这是一次实现个人财富迅速膨胀的绝佳机会。

  事实上,盛大的通道不仅向内打开,对那些外部人士同样也有了可以实现的路径。在进行二次创富的同时,也同样巩固盛大在网游行业的“霸主”地位。

  “黄埔军校”之痛

  那是五年前的一天。史玉柱受到陈天桥的邀请,参观盛大。其时的史玉柱已经靠脑白金东山再起,而自命为“骨灰级玩家”的他爱玩盛大的《传奇》游戏,还爱琢磨网游。

  事实上,史玉柱此前一次向陈天桥取经的请求,并没有得到后者的盛情回复。这一次却不一样。陈天桥派了自己两位得意干将接待了史玉柱,并共同探讨有关网游方面的话题。精明的史偷偷地与这两位网游研发人员交换了联系方式,并约事后“喝茶聊天”。

  这二人中的一个正是当初盛大自主研发游戏《英雄年代》的负责人。有趣的是,该人士与盛大的合作模式有点类似盛大后来推出的三大计划。不同的是,当初的他只占有10%的股权。

  史玉柱许以更高的股权和信任度,将盛大的这两大“顶级高手”纳入麾下,这一挖角被业界视为“中国网游史上最牛挖角事件”。失掉主帅的盛大《英雄年代》团队,走的走,散的散。之后,史玉柱推出了游戏《征途》,其前身就是《英雄年代》。

  这直接导致了陈、史之间长达两年的矛盾。有了高手在旁的史玉柱甚至不把陈天桥放在眼里,处处质疑后者网游业老大的地位。

  在业内人士程云鹏看来,盛大的确培养了第一代互联网人才,以游戏研发、运营方面为主。而随着其完成上市,组织建构已然完备,各方面已经逐渐成熟,这就让许多职业经理人感到已经碰到了“天花板”。除了工资与奖金之外,找不到网游行业暴利的感觉。

  “留在盛大,将是按部就班的工作;离开,则意味着有可能创造‘传奇’,实现更大的个人价值。”程云鹏认为,与此同时,各路资本不断诱惑,许多人自然会选择跳槽或创业。这使得盛大一度人才流失严重,自主研发产品乏善可陈。

  陈天桥的确创造了很多中国互联网的奇迹,但他也曾经犯下了三个错误:盒子计划、错失《魔兽世界》代理、痛失《英雄年代》团队。后两个错误直接导致了两个强大的竞争对手诞生:九城和巨人

  这也让陈天桥开始反思,如何避免当年的错误。他常常在内部会议上发问:“是不是让平台更为开放,让思路更为开阔?”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