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减薪 职场白领如何过冬

    昨天,杭州知名IT企业颐高集团被传有“裁员”动作,知情人士表示“部分人员已经离职”。虽然颐高管理层否认了裁员的说法,但这一传闻正好印证当前职场白领的职业危机。

  裁员!降薪!国内有企业降薪幅度最高达到50%……在国际金融危机和国内经济可能下滑的背景下,一场史无前例的裁员降薪大潮正迅速波及全国,房产、航空、石化、电力、IT、证券、金融等行业或将无一幸免。

  官方的数据呈现了一个真实的市场。据浙江省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全省就业形势不容乐观,新增就业人数逐季下降。第三季度全省城镇新就业人数比第一季度少了8.6万人。

  个案

  职场“菜鸟”

  半年不到两次被炒

  “Pick Me,Choose Me!”刚大学毕业的女孩李见(化名),最近老是轻声地念叨。这个受着经济严寒的职场新人,正等待着下一个面试机会来临。她不停地鼓励自己,一定要勇敢地大声说出来。

  而一年前,李见满脑子想的是“考研”,她最喜欢电影学院营销管理专业。即使考不上研究生,也要成为一名音乐编辑。但她万万没想到,经济、房产、金融海啸这些陌生的词,一年之后和她如此亲密。

  今年上半年,李见大学毕业没能继续读研,偶然进入了杭州一家房地产广告公司任文案。但一月之前,她惨遭裁员。原因与她的能力并不直接相关,因为房地产行业不景气,公司的广告量急剧下滑,她没有文案可做。

  事实上,从去年的宏观调控开始,房地产就已走在下坡路上——各大银行的信贷计划中,房地产行业被列为首个紧缩对象。而靠房地产企业生存的广告公司,受到的冲击不言而喻。

  公司要“开源节流”,作为职场新人,李见被裁不需要更多的理由。

  李见很快找到了新工作,因为一家兄弟公司要人,她和另一名同事被选了过去。但去新公司报到不久,从公司营销总监那里传出话来,她和那个同事两人,可能只留一个,或者一个不留。

  “原本我想,自己被炒的几率是70%,但后来,领导已经不布置新的工作给我了。”李见预感自己被炒的几率升到了85%,于是她开始着手找新工作,根本没指望剩下的15%的机会带来转机。

  但在万科曝出“降价门”的时间里,李见想在被炒之前找一份新工作,进行得并不顺利。

  9月27日,李见接到公司人力资源部的通知,最晚十月中旬离职。尽管早就有准备,但消息真正到来,李见还是感到一片茫然。

  10月12日,李见的博客日志标题是如下八个字:“冬天来了,会很冷的!”

  后来,李见两次在熟人的引荐下去面试,面试完后都没了消息。

  调查

  人事震荡

  房地产企业掀裁员风暴

  据记者调查,有李见这种遭遇的职场白领很多很多。事实上,一些资历较深的房地产及相关行业从业人员,也遭遇了裁员减薪的危机。

  “去年底我就做过预测,2008年,房屋销售额将下降30%以上,房产行业的人才需求将下降20%以上。”百乐猎头公司总经理李小平说,从去年9月份开始,百乐的客户开始着重寻找销售、成本控制和资本运作方面的高手,这说明房子没以前好卖了,也说明省钱和找钱成了开发商最大的难题。

  在百乐猎头的服务记录里,上述三方面“高手”的需求量比去年增长了50%-60%,部分岗位需求甚至增长了一倍,但以前委托百乐招基础性人才的客户,今年以来几乎没有需求。

  在百乐猎头的客户中,裁员20%的公司不在少数。李小平预计,未来几个月里,房地产业基础性从业人员还将遭到大面积裁减。

  以房地产龙头企业万科为例,裁员减薪的波及面巨大。就在此前几天,深圳万科曝出被裁员工自焚事件,被业界人士称为“万科裁员秘密意外曝光”。而苏州万科,亦被媒体报道通过“末位淘汰制”变相裁员。

  对此,万科杭州公司总经办经理吕萍表示,杭州暂未接到裁员减薪计划,而“末位淘汰制”是在行业最鼎盛的时候也采用的一种激励制度。

  尽管诸多企业讳言裁员减薪,但也无法否认这一客观事实。李小平认为,在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来自房产开发商的危机已经波及上下游产业链条。其中,影响最大的要数经纪公司、广告公司和装修建材公司。

  据了解,杭州二手房交易量自4月份以来一直持续下降,特别是6月份以来,很多中介公司的业务量同比跌了50%,中介公司的门店关闭数量也接近50家,其中某品牌公司加盟店在杭州就关了23家门店。

  门店大量关闭,将直接导致很大一群人失业。来自周边城市上海的数据也显示,目前,中介行业的“龙头”中原地产拟部分裁员,初步“瘦身”方案是裁减约450人,也就是15%左右。

  纵深

  如何过冬

  努力成为企业核心员工

  房地产行业只是一个缩影。

  在国际金融危机及国内经济增幅下滑的大背景下,裁员减薪风暴正波及航空、石化、电力、IT、证券、纺织服装等诸多行业。职场中的白领正越来越感觉到经济严冬的“寒冷”。

  昨天,一位消息人士告诉记者,杭州的颐高近期也有裁员举动,部分人员已经离职。根据这位人士提供的电话,记者与一位已经离职的汪先生取得了联系。汪先生表示确实已经离开颐高,但他没有证实颐高裁员一说。随后,颐高管理中心总经理王秀娟否认了裁员的说法。

  事实上,出于对公布裁员可能带来不利影响的担忧,大多数企业在裁员减薪时保持了极为一致的态度。

  来自官方的数据呈现了一个真实的市场。浙江省统计局最新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全省就业形势不容乐观,新增就业人数逐季下降。其中,三季度全省城镇单位新就业人员为23.7万人,比二季度减少了4.5万人,比一季度减少了8.6万人。劳动力需求景气指数为110.7,比二季度和去年同期分别回落4.3和11.4点。

  可以预计,在企业景气指数、企业家信心指数同步回落的情况下,裁员减薪将波及更多行业领域。有专家曾说:“其实海啸根本还没到来,目前还是前期的地震阶段。”

  狼真的来了怎么办?因为一旦企业经营不善,下一个被裁的可能就是你。

  对此,有专家表示,面临被裁,成熟的做法是,尽量地运用法律手段取得最大的经济补偿。这一点,很多员工都需要学习一下相关的法律知识,知道自己被裁后应该得到的补偿是什么、是多少,同时要保留工作期间的合同、工资条等记录。在辞退之后,尽快地寻找第二份工作,最好能够在半年内找到工作。当然,最根本的一点是努力成为企业的核心员工,这才能从根本上避免被裁。

推荐栏目